黄朝枝老伯站在救人的地方。

  本报8月6日A07版《七旬老伯忍着剧痛奋力救人》

  厦门网讯 (文/图厦门日报记者 房舒 见习记者 黄琬钧 卢剑豪) 两姐妹被救上岸的时候,嘴唇都黑紫了,指甲缝里全是淤泥,一上岸就只顾与妈妈抱头痛哭。8月31日,“花蛤老伯”黄朝枝又在观音山海域救了两名溺水者,这已经是他在一个月内从“死神”手中抢回的第二、第三条人命了,就在8月3日,“花蛤老伯”才刚从这片海域,救起一名赶海的女子(见本报8月6日A07版《七旬老伯忍着剧痛奋力救人》)。

  昨日,“花蛤老伯”带记者来到这片海域,还原当日救人情形。

  和好友带着泡沫箱去赶海,发现有人溺水

  观音山海域靠近妈祖雕像的沙滩游出去七八十米,是一处尖尖的礁石堆,经验丰富的渔民和赶海人都知道,这片礁石附近密布着肥美的花蛤。8月31日又逢大潮,“花蛤老伯”黄朝枝与同村好友黄牧羊一起,又来赶海。

  傍晚6点多,两人趴着泡沫箱,来到礁石旁。才刚触地,黄老伯就发现在他南边不远处的海上,有两个人正在浮浮沉沉。黄老伯喊了一声“快救人!”就赶紧朝对方游去,近了发现是两个很年轻的女孩子,一个十五六岁模样,一个最多二十岁出头。一起的黄牧羊也听到了,赶紧带着泡沫箱跟过去。

  “她俩遇险的地方水很深,最深的地方怕有三四十米。”黄老伯描述说,眼看两人都快要沉下去,他赶紧一把一个抓起来,把她们推到泡沫箱上:“快扶住!”他大声喊着,此时,除了黄牧羊外还有一个熟悉水性的热心群众过来,三人合力稳定好泡沫箱,保护着两名女孩往岸边去。一靠岸,岸上一名中年妇女大哭起来,事后黄老伯才知道,溺水的是一对姐妹,她们的妈妈就是那名中年妇女,发现女儿遇险她又焦急又绝望,以为这下没救了,在岸上心急如焚。

  两名女孩一挨到陆地,赶紧手脚并用地往上爬,指甲缝里全都是淤泥。“嘴唇都是黑紫黑紫的。”黄老伯回忆说,看样子是吓坏了,浑身发抖只剩下哭的力气。看着两人安全脱险,黄老伯与好友转身悄悄离开。

  一个月内在同一片海域,救起三名溺水者

  “花蛤老伯”黄朝枝是原先塔埔村村民,从17岁就开始下海捕鱼。一干就是40多年,直到2007年前后才“上岸”。勤劳的他在小区当过保安,也经营着一家店直到今年盘出去。70岁退休后,他也闲不住,每遇大潮就来这片海域挖花蛤,黄老伯告诉记者,好的时候一次能挖三四十斤,“花蛤老伯”的称呼便是由此而来。

  黄老伯告诉记者,最早是跟着生产队出海,后来开始搞承包,他就带着老伴出海去打鱼。虽没出过远洋,但常年在附近这片海域讨生活,让他对这片海域十分熟悉。“这片海底,中间高,两边低,一定要沿着中间走。”黄老伯介绍说,那两名女孩就是误走到地势低、海水深的南边,所以才遇的险。

  这与他在8月3日救的那名女子,所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。三人都是外地来的,都对潮汐和海底地形不熟,贸然下了水,结果被浪推着回不来。上次救人,黄老伯孤身一人,蹬水蹬到脚抽筋,晚上躺在床上还在一直抽。被海蜇毒汁蜇伤的眼睛,到现在也还是看不清东西,需要每天滴眼药水治疗。他笑称,年纪大了没力气了,不然年轻的时候一口气他能在海里游出1000多米。

  “20多年前也救过一个,何厝下堡的。”黄老伯算了一下,到现在他从海里“抢”回四条人命了。有人曾劝过他“向来水里救死不救活”。他都是憨厚一笑:“怎么可能看着活生生的人不去救呢!”他说,下次遇到他还是会挺身而出的。

  黄老伯说,这些年海边的游客越来越多,再偏僻的海边都还有外地游客贸然下水,他想借此再次提醒大家,一定要注意安全,不要再以身犯险。

  文章来源:厦门网